全文
  • 全文
  • 标题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志书 > 志书选介
《重修平遥县志》(康熙四十七年版)
2020-01-13【打印】

  《重修平遥县志》(康熙四十七年版)(以下简称《平遥县志》)八卷,王绶修,康乃心纂。康熙四十五年(1706)修,四十七年(1707)定稿刊行。另有乾隆年间刻本存世。

  一、整理与研究现状

  《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(稿本)》《中国地方志综录(增订本)》《山西省地方志联合目录》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《山西地方志综录》《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》《山西方志要览》《台湾地区公藏方志目录》《山西文献总目提要》《稀见地方志提要》《故宫博物院藏清代珍本方志解题》《晋中地方志总目提要》等方志书目对该志都有著录或提要介绍。未见有论文或著作对此志有深入研究。

  《平遥县志》原刻本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、山西省图书馆、上海图书馆、天津图书馆、辽宁省图书馆、吉林省图书馆、南京图书馆、浙江省图书馆、湖北省图书馆、重庆北碚图书馆、北京大学图书馆、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、南开大学图书馆、吉林大学图书馆、南京大学图书馆、武汉大学图书馆等三十余馆,及美国国会图书馆、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、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、东洋文库、东研、天理图书馆亦有入藏。中国国家图书馆“数字方志”数据库、美国哈佛燕京图书馆“中国善本方志”数据库均收录该志,方便各地学者查阅研究。2005年平遥县档案局内部发行线装本500函,2011年9月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《中国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历史文献丛书》(第15册收录),2012年学苑出版社出版《中国华北文献丛书》(第一辑“华北稀见方志文献”卷38,收录),2018年台湾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《中国方志丛书》(华北地方山西省第656号收录)都影印发行了《平遥县志》。2008年山西经济出版社出版平遥县财政局退休干部王夷典点校整理本。整理本以平遥民间收藏康熙原刻本为底本,对志书进行标点、分段、注释及勘误,为学者研究提供了便利。

  二、主要编修者生平

  是志纂修姓氏列山西巡抚噶礼等11人为鉴定,左春坊左赞善兼翰林院检讨范光宗等6人为订正,平遥县知县王绶为纂修,康乃心为编辑,平遥儒学教谕王益谦等22人为讨论,候选训导梁尔愫等4人为采访,候选知县刘光秀等27人为参阅,周学儒为经管礼房,邵春题、张国驭为剞劂,田锦彪为订裁,赵明辅、邵荣宗为刷印。另于卷端书“平遥县令兰山王绶纂修,飞浮山人莘野康乃心编次”。

  王绶,字诫亭,甘肃兰州人。康熙二十三年(1684)甲子科举人(据道光《兰州府志》卷11选举志),授陕西渭南县教谕,“工文翰,喜接生徒,不屑言利”(据雍正《渭南县志》卷五《职官·教谕》)。康熙三十九年(1700)擢知平遥县,任上“追崇尧祀,重新学宫,创西河书院,凡有功于名教,有益于地方者,靡不兴举,乃出其绪余,续修邑志。”(据康熙《平遥县志》卷首汾州知府沈宁《〈平遥县志〉序》)康熙五十一年(1712)升辽州知州,亦有政绩。著有《停云堂诗文集》。光绪《甘肃新通志》卷66有其传。

  康乃心,字太乙,一字孟谋,号莘野、飞浮山人、耻斋,陕西郃阳人。康熙三十八年(1699)经元,未仕。中年考金石文字,精研经史志乘,致力于训诂考据之学,间及诸子百家。晚年皈依宋明性理之学。著述宏富,已刻行世者近50种,如《莘野诗集》《五台山记》《毛诗笺》《韩城县续志》等。乾隆《郃阳县全志》卷3、咸丰《同州府志》卷32均有其传,另有《莘野先生年谱》述其事迹。

  三、编修始末及刊行时间

  1、编修始末

  王绶在卷前《〈平遥县志〉序》中交代了《平遥县志》编修最直接的原因和编修经过。他谈到:“庚辰春(1700)自太原奉命来尹兹邑,至则按图志,考其传记,欲以周知一邑之山川、田赋,自上世以迄于今兹文物之盛衰、风俗之醇疵,而旧志简略,仅盈二册,宏纲虽举,节目未详。大抵遭明季兵燹之馀,文献无征,即能旁考他书,下访街谈巷议,而十得六七,犹望远者之不辨其貌,听远者之未聆其详也。旧志之略,亦无怪其然。……及西河书院既建,适友人郃阳康孟谋公车过我,慨然操笔,日夜编次,凡七阅月,而书始成。……凡旧志之所无者,一皆增之。以故事广旧志之半,而文亦倍焉。”受邀编志者康乃心也在《〈平遥县志〉序》中言及王、康二人为重修县志,“或博采他书,间访诸梵宫、道馆(观)、废苑、荒邱,与夫山巅水涯,人迹不至,名贤逸士之所遗留,网罗旧闻,孜孜矻矻。自春徂夏,自夏及秋,阅七月而志粗成”。可见,康熙三十九年(1700)任平遥知县后,即查看县志,见其内容简略,遂有修志意向,及康熙四十五年春,恰逢友人康乃心来晋游览,王便邀其纂修《平遥县志》,并组建修志机构,开始编修志书,历时七月,完成粗稿。四十六年(1707)王知县将志稿呈送汾州知府沈宁审阅,并邀其作序。

  2、刊行时间

  方志目录对《平遥县志》的刊行时间著录有异。《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》《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》《山西文献总目提要》《稀见地方志提要》《台湾地区公藏方志目录》《故宫博物院藏清代珍本方志解题》等著录为康熙四十五年刊本,《北京图书馆普通古籍总目·地志门》著录为康熙四十六年刊本,《山西省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》著录为康熙四十七年刊本,北京大学图书馆网站著录其馆藏本为乾隆间刻本,《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方志书志》亦著录其馆藏为“清康熙四十五年修,清乾隆间刻本”,《晋中地方志总目提要》著录不仅有“康熙四十七年刊本,亦有乾隆间刻本”的著录较为准确。

  据前引王绶、康乃心序可知,《平遥县志》于康熙四十五年春开始编修,同年秋粗稿始成,康熙四十六年汾州知府沈宁作序,对此志给予高度评价。并从志书内容来看,志书脱稿后又有过修订补充。如志书卷二《建置志·书院》目中有记“(康熙)四十七年,置地一顷九十四亩七分五里,充供给租课,案存礼房”,可知其纪事最晚至康熙四十七年,故原刻本应著录为康熙四十七年刊本。笔者在编著《晋中地方志总目提要》的过程中,普查平遥县档案馆2005年影印本为康熙四十七年原刻本,而山西省图书馆、中国国家图书馆、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、北京大学图书馆、西北民族大学图书馆及美国哈佛燕京图书馆“数字方志”及影印本《中国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历史文献丛书》本、《中国华北文献丛书》本、《中国方志丛书》本,其版刻面貌及避讳字一样,“崇祯”作“崇贞”,“弘治”作“宏治”,“万暦”作“万歴”,且无剜改痕迹,“琰”字不避,可知为乾隆间刊本。另发现乾隆刻本还有以下三种特征:一、卷首康熙四十六年沈宁序重复(其一为宋体大字刻,其二为宋体小字且行文与正文一致);二、卷七《艺文志》内文编排顺序,以唐、宋、金、元、明、国朝各时期列目,分别载录其碑记、墓碑、墓志铭、碣铭、塔铭、文等各体文章,康熙刻本排序以记、墓碑、墓志铭、碣铭、塔铭、文等文章体裁排列。如第一篇文章,康熙刻本为(明)梁槚撰《何公重修庙学记》,乾隆刻本第一篇文章为(唐)佚名撰写的《大唐故上柱国梁府君墓志并序》;三、康熙刻本卷七《艺文志》中有“诰命”目、卷八《杂志》有“贤令尹”目,乾隆刻本则未见此二目。可见,前述全国各大图书馆所藏《平遥县志》,有康熙四十七年原刻本,亦有乾隆间刻本。

  四、内容及其价值评价

  是志编次,卷首为康熙康熙丁亥(四十六年,1707)山西汾州府知府沈宁序、康熙四十五年(1706)平遥知县王绶序、姓氏、图考(列县城图5幅[县城图、县治图、文庙图、五堡二寨图、十二景全图],名胜图10幅[帝尧陶唐氏庙图、周卿士尹吉甫将台图、西河书院卜子夏夫子祠图、麓台山南乡矦王浚庙图、超山百福禅院龙王庙图、源池源祠图、凤凰台凤凰亭图、胡村观古柏图、清虚观玉皇阁图、栖真庵图]),平遥县志目录,康乃心序,县丞臧灿如跋。正文为八卷:卷一星野志(星野、沿革、疆域、山川、古迹、坟墓、十二景);卷二建置志(城池、公署、庙学、祭器、学田、社学、义学、书院、铺舍、堤堰、桥梁、坊牌、城市、镇集、坊里、村落、武备、堡寨、养济院、义冢、风尚);卷三田赋志(户口、地亩、赋税、农桑、屯田、存留、杂差、土贡、额外、监课、土产);卷四官师志(知县、县丞、主簿、典史、教谕、训导、巡检、驿丞);卷五人物志(人物、忠节、孝子、理学、隐逸、义行、流寓、列女、选举表、赠封、仪宾、异路、生员、例贡监〈杂职附〉、方外);卷六祠祀志(正祀、乐器、舞器、坛壝、庙制、里祀、寺观附);卷七艺文志上(记、墓碑、墓志铭、碣铭、塔铭、文);卷七艺文志下(议、疏、序、书、赋、跋、词、诰命、诗、诗余);卷八杂志(四礼、俗节、小人悍愚、贤令尹、灾异〈地震、水灾、旱灾〉、疏通籴粜文、兵劫、傅徵君、黄花老人诗、纯阳仙笔、赵松雪书、麓超二山、寒食旧俗、南神庙冢、道器图说、习俗、气候、平民尚义、武贵、帝尧始封、著述之家)。

  全书首星野,终杂志,分列八卷,系以子目百余种,纲举目张,结构精严,内容丰富。正如王绶自序所言“创建增修较详于旧志,……凡旧志之所无者,一皆增之。以故事广旧志之半,而文亦倍焉。虽不敢谓无一挂漏,然山川、田赋、文物、风俗,其有关于生民之利病,而可为教养之资者,已校者列眉矣。”如图考,旧志卷首虽有画,“皆陋不可观”,新志附县城图5幅,远景描画县城主要城池、山川河流、寺庙景观;近景描画县衙部署;名胜图10幅,描画帝尧陶唐氏庙、吉甫将台、西河书院等景观,“以名胜数方,山川古迹云物尺幅中,宛然在目”。寺观目,记旧志未记,明以前所建25处,人物志,“求诸残编,求诸父老,求诸士大夫,求诸山巅、水涯、废寺、荒丘,得其实迹,参以舆论”,补记人物41人。艺文志,“因旧志之所传闻,及其他金石碑版、断简残册出于烧劫之遗,率搜而登之,存什一于千百,择其尤雅略者著于编。”所占篇幅占全书之半。其中所收墓志、碣记、文多唐宋元人所作,且旧志所无,如唐人所作《大唐故上柱国梁府君墓志》(墓主梁思)、宋人余彦和撰《敕赐应润庙记》、谢悰《修清虚观碑记》、周炜《超山神祝文》。杂志门收录很多平遥县自然灾害史料,有很强的史料价值。汾州知府沈宁评其志“纲举目张,灿然可观。”光绪八年太原志局杨深秀在审阅光绪《平遥县志》时评价康熙王绶志“考核精详,搜罗宏富。”光绪平遥志也是在此基础上增补而成,可见影响之深远。然近代方志学家对此志评价不高,萧璋在《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(稿本)》中评价其“体例科目亦有可议之处,如选举之设,由来久矣,此书隶选举于人物志中,殊非体例。又人物门中,兼录异路、方外,滥竽充数,亦不合格也。”陈光贻《稀见地方志提要》评价此志“为重修采访增辑,大详于前志,其定例亦比前志为佳,分星地志、建置志、田赋志、官师志、人物志、祠祀志、艺文志、杂志八类,凡一百十二目。但分目过多,每目纪载事实不多,而艺文志则占全书之半,所收金石文字极为有用。……然其泛滥而无择,非为艺文志之适当。”

  (供稿:晋中市史志研究室赵保平)

COPYRIGHT © WWW.DIFANGZHI.CN

京ICP备08002157-2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2号

方志中国微信

TOP

导航展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