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志人园地
史官的风骨
http://www.difangzhi.cn2018-04-09 09:24:17来源:【打印本页】 浏览量

史官的风骨

廖华玲

我国的史学年代悠久,其历史文献卷帙浩繁,绵延不辍,有“左史纪言,右史纪事”之说。其实,“史”一开始并不是指哪本书,而是指人,就是那些从事历史记载的史官。《文心雕龙·史传》中就写道:“史者,使也。执笔左右,使之记也。”

手执狭长竹片制成的简册,认真记录着史料,这些搞历史的都是啥官?司马迁回答道:“文史星历,近乎卜祝之间”。在商、周时代,观测天象、算卦之人不是坐在背街小巷摆摊的风水先生,而是非常有权威的人士,决定着国家的命运。因为国家摊上大事,帝王都要问卜,好化解吉凶祸福。可见,行封建迷信的人在那时位高权重,史官呢,地位同他们差不多,是个大官。

自古多文人而少良史,史官的文字就是历史的借鉴。“有国者,不可以不知春秋”“以古为镜,可以见兴替”“史之为务,申以劝诫,树之风声”,重视历史,让人们对史官非常敬畏。才、学、识,乃史官必备,“非识无以断其义,非才无以善其文,非学无以练其事”。更重要的是,当史官,就要心术正,著书要有史德,风骨可鉴。

《左传》中,提到当时晋国的重臣赵盾得知晋灵公要杀他,于是连夜逃走。赵盾的族人赵穿不满,把晋灵公杀了。之后,赵盾回来,立了晋成公。晋国的史官董狐,记录这段历史时,就写“赵盾弑其君”。赵盾分辩,灵公不是我杀的。董狐说:“子为正卿,亡不越境,反不讨贼,非子而谁?”结果仍以“赵盾弑其君”记载于史。为此孔子赞董狐是“古之良史”。无独有偶,《左传》还有一个故事,说齐国的大臣崔杼杀了国君,齐国的太史秉笔直书,写下“崔杼弑其君”。崔杼大怒,把太史杀了,并一连杀了他的两个兄弟,而太史的第三个弟弟又接着写下去。崔杼没有办法,只好作罢。民族英雄文天祥也以史为镜,在《正气歌》中吟诵:“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”。

史官,作为一个历史工作者,必须公正,是什么就写什么,不能隐讳事实真相,“直笔”才能治史,这也是为官的风骨。然而,为了政治需要,为了个人利益,有些史官伪造历史,篡改历史,贻害后人。《北齐书》记载,北齐人魏收作《魏书》,凡是与魏收意见不同的人,即使好事一大堆,魏收也有意不写。谁敢在魏收面前耍态度,一支笔,贬斥一下,就要背历史的黑锅。后人将《魏书》称之为“秽史”,被历史所讥讽。

当然,古代的史官不可能脱离统治者的意志和社会局限,但如果他的人格品质高尚一点的话,其写的东西往往比较接近客观事实,给后人留下一份可以借鉴的历史。史官的笔之所以有价值,是因为他们既在写历史,也在书品德,“对己清正”便可以“对史公正”。

史德,是史官的风骨。以史为鉴,以史官为鉴,可知“德若水之源,才若水之波”,不管你才有多高,官有多大,钱有多多,如果少了“德”这根骨头,你是立不稳身子的,早晚要趴下。

(来源:《巴蜀史志》2017年第一期)

京ICP备08002157-2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© 2008 www.difangzhi.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2号